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6章 王焕失踪了

    “喂……”

    犹豫了很久,我还是接起了电话。

    “乐乐……乐乐你没事了是吗?你还好吗?呜呜呜……乐乐,你现在在哪?为什么不回家……”听筒里传来妈妈断断续续的哭泣声,听得我心里一阵揪痛,只是此时我已经不能确定她是不是真的在关心我的安危。

    “乐乐……你怎么不说话……你说说话啊……你还好吗?”妈妈急切地问道。

    “我还活着。”不知怎的,好半天我只吐出了这四个字,带着及其讽刺的声音,通过电波直直刺了过去。

    果然,那头一愣,半晌都没有声音,随后便是不间断的哭泣声。

    “乐乐,你要是没事了就回家吧,你妈妈已经哭了一整天了……”见妈妈已经泣不成声,爸爸接过了电话。

    “回家?”我有些好笑,“回家做什么?让你们再把我送回去当活祭品?”

    “乐乐!”爸爸十分沉重地叫了我的名字,但之后却不知道如何跟我解释了。

    “我暂时还不想回去,好好照顾妈妈。”说完,不等爸爸说话,我就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我才发现我竟然全身都在不自觉地颤抖着,脸上已经满是泪水,被最亲的家人抛弃的感觉,我果然没有强大到可以马上原谅。

    挂了手机,收回心思,我转身去看王焕,却发现原本应该昏迷倒地王焕居然不见了!

    我先是一愣,心想难道是我刚刚打电话,所以没注意到她自己醒了?

    “王焕——”

    我跑出洗漱间,径直回了寝室,却发现寝室里空无一人,根本就没有有人回来过的迹象。

    “王焕——”

    我站在寝室门口,对着长长的走廊大声喊道。

    空旷的走廊回荡着我自己的声音,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声音了。

    我心生疑惑,这不对啊,就算王焕自己醒了,多少我也会听到一点动静,就算她因为受了惊吓跑出寝室楼,也不可能这么无声无息啊。

    走廊的声控灯在我安静了一分钟之后自动熄灭了,突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让我不由心头一紧,赶紧咳嗽了一声让声控灯再次亮了起来。

    我不甘心地又在每个楼层找了一遍,终于确定王焕真的已经不在寝室楼。

    回到寝室,早已疲惫不堪,将自己丢在床上,实在已经累得没有力气再去想多余的事就已经酣然入睡了。

    睡到半夜,寝室里的温度骤然下降,我冷得打了一个哆嗦,便伸手去拉身边的被子,迷迷糊糊中感觉好像有什么在咬我的手指,虽然并不疼,但那冰凉的感觉顿时让我浑身不自在。

    身体一颤,睡意全无,猛地坐起身来,低头去看我的手,只见黑暗中,有一个小小的模糊影子正在抱着我的手指用力的啃咬着,那一刻我全身冷得发麻,急忙抽回手臂,却发现整条手臂都麻麻的,根本动态不得。

    回身拿起枕头旁的手机,打开里面的手电模式照过去,当光线射在他身上的时候,那个小小的影子发出“吱吱”的叫声,迅速逃走躲到了对面的床下去了。

    我很肯定那不是一只老鼠,见他似乎恐惧手电的光亮,我的心也稍微放了下来,动了动那条麻麻的手臂,翻身下床,将寝室的灯打开,走到对面的床前蹲下身,向床下去看。

    床下除了一个黑色塑料袋外之后什么都没有,一股腥臭味隐隐地从塑料袋里传来,我盯着那黑色的塑料袋,犹豫着要不要打开来看看。

    用力深呼吸了几口气,反正今天经历的事已经够多的了,不在乎再多这么一件,此时我已经完全把温初阳临走前对我的叮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伸手将那个黑色塑料袋拿了出来,沾染在上面的红色血迹刺激着我的神经,我不停地脑补打开这黑色塑料袋之后会看到什么,一只断手臂还是一颗眼珠子?

    吞了吞口水,心一横将黑色塑料袋打开,当我看见里面的东西的时候,脑袋嗡的一下,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那里面躺着的,暂且可以称作是一个死婴的尸体吧!因为这是一个比一根手指长不了多少,才初具人形的死婴尸体正躺在一摊血污之中。

    “这……”

    我倒吸一口凉气,寝室里怎么会有这个?看着这个从王焕床下拽出来的黑色塑料袋,我忽然想起来我刚回来的时候,王焕正端着一盆衣服打算去洗,当时她的脸色灰白,十分疲惫,我以为她是因为被鬼缠住了才会那样,完全没有往其他的地方去想。

    原来,她是趁着寝室楼里没人,在这自行堕胎来的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