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第1章 致命的吊唁

    这是我的家乡,延寿村,如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

    我自出生起第一次站在这片土地上,心里充满了好奇。

    或许延寿村很少有外人来,所以对于我的出现,引起了不少路过村民的注意,只是他们看我的眼神有种说不出的阴冷和古怪。

    昨晚爸爸接到了村长的电话,说三叔公去世了。

    以前每每提及想要回来看看,都被父母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了,这一次却破例让我代表他们回来参加三叔公的葬礼,着实有些奇怪。

    “你是米乐乐吗?”思绪被一道声音打断,问话的是一个中年妇女,看起来憨厚老实,常年风吹日晒让她本不年轻的脸上满是岁月的风霜。

    我礼貌地点了点,“我是。”

    “怎么才来!”中年妇女抱怨道,“村长一直在等你,快跟我过去。”

    中年妇女说完,也不等我有什么反应,转身径直向村子的深处走去,我有些无辜地看着那不停抱怨着的中年妇女,只好紧走了几步,跟在她身后。

    “这么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倒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呀,你看那张狐媚子脸,一脸灾星相。”

    “就是就是,给三叔公做阴亲新娘,也算是她的福气了!”

    原本站在村头闲聊的妇女们见到我时,都投来了鄙夷厌恶的眼神,而她们的对话让原本就心存疑惑的我起了戒心。

    联想起今天父母送我上车时那欲言又止,神情古怪的样子,顿时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我蓦地收住脚步,想都不想转身拔腿就跑,随即听见那中年妇女在我身后尖声叫道:“快抓住她!献祭的小丫头跑了!”

    不论我怎么拼命跑,我还是被抓了回来。

    “放开我!你们为什么要抓我!”我大力地挣扎中,狠狠地咬了一口抓着我的那只手,那村民吃疼地闷哼一声,骂道:“这丫头可真够蛮的!快帮我抓紧她!”

    就这样一路把我扭送到了村支部。

    屋里坐着一个叼着烟袋,满口黄牙的老头,见我被押进来,将烟袋在鞋底磕了两下,用一副无奈地口吻对我说:“丫头,既然你已经来了,就不要再想着回去了。”

    我用力甩开钳制,揉着发青的手腕,皱着眉头盯着那老头,不悦地说道:“你就是村长?我是来吊唁三叔公的,怎么还像犯人一样被人你们抓来抓去!”

    “呵呵。”被我用不善的口吻质问,那村长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容看得我心里更慎得慌,“看样子你父母什么都没告诉你啊!也是,告诉你了,你也就不会来了。”

    “什么意思!”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令全身的神经都紧绷起来,看来今天这种情况我父母也是知情的,但是为什么他们会这样做呢!

    “你是来给你三叔公做活祭品的。”村长咧开嘴,露出一口大黄牙笑了起来,随手端起桌子上的一碗黑乎乎的东西送到我的嘴边,“把这个喝了,一会你还能好受一些。”

    “什么鬼东西我才不喝!”我伸手一挥,狠狠地将那碗东西打落到地上,随着瓷碗碎裂,那黑色粘稠的液体洒了一地,令人作呕。

    “我要回去了!”这个古怪的村子我一秒钟都不想继续待下去了,转身就往门口走。

    “走?哼,你走不了了!”村长瞄了我一眼,卷起烟袋冷笑道,“带上三叔公的新娘,务必在吉时到来的时候给他们合葬!”说着,便背着手走了出去。

    村长话音刚落,就上来几名健硕的村民二话不说扭住我的胳膊,强制地把我抓到了半山坡的一块空地上,似乎全村的人都已经聚集在了这里,等着他们盼望已久的入葬仪式。

    山坡上阴风阵阵,空地的正中央有一个挖好了的巨大土坑,里面沉着一口漆黑的木棺,即便在这烈日炎炎下,也给人一种阴森寒冷之意。

    土坑边上,还停放着一口漆黑木棺,敞开的棺盖犹如一张狰狞的大嘴,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将我吞噬进去似的。

    看着眼前的一切,我只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全身冰冷,拼命地挣扎着,可不论我怎么反抗都无济于事,“你们这群疯子!快放开我!你们这样草菅人命会有报应的!”

    “丫头,以你一个人的命换我们一村人的命,你也算死的光荣了!”说着,对着压着我的人一挥手,“吉时到了,那些仪式就免了吧,直接入棺!”

    话音刚落,我就被人从身后强行向前一推,直直跌进棺材里去了。

    “咣当”一声,棺材盖迅速被盖上,四周顿时黑成一片。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