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9章 有果必有因

    站在寝室门前,看着已经成了满地碎片的门板,确定了我刚刚经历的恐怖事件不是我自行脑补过度才YY出来的。

    打开寝室灯,小鬼婴吱地一声从我怀里窜了下去,一个闪身躲到了阴暗的角落里,偷偷向外探头看着我们。

    我把今天所有的离奇经历一五一十地跟左欣桐说了一遍,和我不同,她是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但阴差阳错的我俩从小就是好朋友,就连大学都考上了同一所。我想凭我俩这么多年的交情,左欣桐怎么不得安慰下我这个千疮百孔的小心灵啊!结果没想到这大姐听完我的陈述,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她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对着屏幕噼里啪啦的敲键盘。

    “左欣桐你这个丧心病狂的女人!都这时候你还有闲心写你的小说!”我低头看着还丢在地上的那个黑色塑料袋,“我找你来可不是只为了给你提供小说素材的!这个……到底要怎么处理啊!”

    许久之后,左欣桐终于心满意足地合上笔记本,瞄了眼我指着的地上的塑料袋后,挑了挑眉,语气冷淡地说:“这个当然要问王焕了,毕竟她是这婴灵的母亲,我们无权过问。”

    “可是……”我看着左欣桐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刚想开口反驳,但是细想想,她说的没错,对于婴灵这件事,我们毕竟是个外人。

    “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把这一直放在地上吧!”我问。

    “那怎么办?”左欣桐翘着二郎腿一副女王大人高高在上的样子,“你现在打包给王焕送回去也行!”

    “……”我果然在口舌方面是永远敌不过左欣桐的。

    我一抬头,正好对上了左欣桐的眼睛,她正一手摩挲着下巴,在她一副研究我的目光中,我感到十分不自在。

    “你那么看着我干什么!”我语气不善地问道。

    “你家那只千年老鬼什么时候回来!我对他很感兴趣呢,到时候借我研究研究。”左欣桐伸手将我的耳朵扯过来,瞧了瞧上面的耳钉,“看样子的确是个古董呢,这要是卖了,米乐乐估计够你吃三辈子的!你家老鬼还挺有钱。”

    “谁家的谁家的!你把话说清楚了!”我一甩头,挣脱了左欣桐的魔抓,一脸不悦地对她大叫。

    “不是你说的,他要娶你当娘子吗?”左欣桐笑着说道。

    “去去去,烦着呢,没工夫跟你开玩笑。”我有些心烦地对她挥挥手,“你要是愿意,我让他娶你当小老婆,你俩就可以形影不离,双宿双飞了。”

    “我可没有夺人夫君的爱好。”左欣桐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一头栽到在我的床上,“困死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被左欣桐这么一说,我也觉得睡意袭来,刚想上床,就听见床脚的角落里发出几声可怜的“吱吱”声。

    我笑着将寝室灯关掉了,躺在左欣桐的旁边,对着那个小鬼婴招招手,他便迅速的跳了上来,窝在了我的身前。

    搂着一个鬼婴睡觉,估计这是我长这么大做的最大胆的一件事了吧,但是却出奇得睡得安心。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整栋寝室楼的时,整栋楼都温暖明亮的不像话,怎么都无法与昨晚的阴暗恐怖联系在一起。

    我醒来之后,那个小婴灵就不在了,唯一能证明他存在过的事就是依旧躺在黑色塑料袋里的那个可怜的小尸体。

    瞧我看着那塑料袋出神,左欣桐则站在我身边,双手抱胸,一脸平静地对我说:“现在不是你可怜别人的时候。从你昨天的描述来看,你很可能是个施了诅咒的人,所以那个村长才会说你会把灾祸带给全村人。而你又与那个千年男鬼缔结了阴婚,恐怕你今后的麻烦不会断,昨天的事,才是个刚刚开始。”

    我平静地听着左欣桐的话,意外地平静,我自小就相信因果循环这句话,有果必有因,所以我会经历这一切一定不是什么偶然,这个世界不存在偶然。

    就比如父母亲手将我送回延寿村一样,如果我那时不回去,事情会不会因此发生改变?

    “左欣桐,陪我去王焕家看看吧,她昨晚突然消失了,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我转头看向左欣桐,我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就是左欣桐了。

    或许,还有那只重伤的千年老鬼?

    “行。就当是收集素材了。”左欣桐倒是干脆地答应我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