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10章 没有灵魂的尸体

    我找了个干净的盒子,将那小小的尸身用手帕包裹住放进盒子,并放进了背包里。

    我想左欣桐说的对,王焕是这个小鬼婴的亲生母亲,她有义务和责任向这个还未出生就已经身亡的孩子道歉,并获得他的原谅,只有这样,这个可怜的小婴灵才会再次去投胎为人。

    这时我不禁想起温初阳来,他说要我帮忙和他一起去平息鬼魂的怨气来收集晶片,那如果顺利,我可以在这个小婴灵的身上得到晶片吗?

    但事实证明,事情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凭着记忆找到了王焕家,却看到了满眼的黑布和白花,还有一脸悲伤前来吊唁的人。

    我和左欣桐对视了一眼,便走了进去,一进门就看见房间的桌子上摆放了一个黑色相框,黑白照上是一个中年男人,看起来憨厚老实。

    一个中年妇女坐在桌边,不停地抹着眼泪,看起来伤心至极,我想这一定是王焕的妈妈了。

    “阿姨,我们是王焕的同学……”我走上前,小声地说了一句,话还没说完,就看见王焕的妈妈猛地抬起头来,伸手一把抓住我的手,瞪大眼睛看着我,急切地问道:“同学,你知道王焕在哪吗?他爸爸去世了,可是我怎么都联系不上她,你要是看见她了就让她赶紧回来,让她看她爸爸最后一眼,她爸爸对她那么好……”

    接下来的话,就被王焕的妈妈眼泪吞没了,我借机逃开了那双紧紧抓着我的手,看着自己手上几道青紫的印字,一再表示见到王焕一定让她早点回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焕没回家会去哪呢。”从王焕家出来,我揉着被抓得生疼的手,却没听到左欣桐任何的回应,我疑惑地抬起头,却发现左欣桐正怔怔地盯着王焕的家里看。

    “怎么了?”我顺着左欣桐的目光望过去,发现她看的居然是左欣桐爸爸的遗像。

    “我总觉得,有古怪。”左欣桐淡淡地开口说道。

    “古怪?”我被她这么一说,浑身打了个激灵。

    “嗯。”左欣桐点了点,收回视线,转头就走,“但是我也说不准,只是一种感觉。”

    “大姐你不是灵异小说写多了,看什么都诡异吧。”我看着她快速离开的背影,小声地抱怨着。

    听了我的话,左欣桐猛地收住脚步,回过头来淡然地看着我,那平淡却有威胁的小眼神,一下子就将我震慑住了。

    “你现在也被开了阴阳眼,难道你没发现吗?”左欣桐问道。

    “发现什么?”我紧走了几步,问道。

    “那个王焕的爸爸没有灵魂!所以他死的很不寻常。”左欣桐正色道。

    听了左欣桐的话,一种异样的感觉遍布了全身,只觉得阵阵阴风从王焕家的大门口吹过来,我赶忙拉着左欣桐离开了这里。

    “不过王焕到底去哪了?”我坐在街角的长椅上,一时间不知道该去哪,家不想回,寝室显然已经不安宁了。

    “昨天王焕是突然失踪的?”左欣桐抱着肩膀站在我旁边的树荫下,高挑性感的身材和那女王一样冷酷的表情引来不少年轻男人的侧目。

    “我就是接了一通电话的工夫,她就不见了,而且我真的没听见什么太大的响动。”我回忆着当时的情景,突然很钦佩自己的勇气,在那么诡异的情况下,我居然还能睡着。

    “的确很蹊跷,不过当务之急,就是解决掉这个小鬼。”左欣桐指了指我包里的那个小盒子,“趁他现在怨气还没那么大,赶紧解决。”

    “可是我们找不到王焕啊。”我犯愁地说道。

    “走吧,我们去吉安寺。”左欣桐拦下一辆出租车,扯上我就坐上了车。

    “左欣桐,你那个护身符真厉害,能不能让彻悟大师也帮我画一个?”我想起昨夜左欣桐只是随便扬了扬那锦囊,那无脸女鬼就被吓跑了。

    左欣桐一脸嫌弃地白了我一眼,“你要那护身符干嘛用?用来防你那鬼老公吗?你家老鬼都一千多年了,你以为区区护身符能奈何的了他吗?再说有个千年老鬼做保镖,你还怕其他小鬼能吃了你不成?真不知道你脑子怎么长得。”

    “……”左欣桐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很快我们就到了吉安寺,但我并没有见到传说中的彻悟大师,左欣桐只是将那个盒子交给了一个小师傅,并跟他大概说了下事情的来龙去脉,便带着我离开了。

    想到我可能再也见不到那个长得丑陋怪异的小婴灵,我竟然暗自伤感起来,但我可没把这种情绪告诉给左欣桐,否则一定会被她鄙视到我生命的终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