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18章 跳楼的女生

    因为还在放假中,校园里的学生依旧不多,寝室楼下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了,除了那已经渗透到地表以下的深红色。

    “啧,到底要从哪入手呢。”左欣桐托腮沉思。

    是啊,想要调查一个人的身份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并不简单。

    我仰头看着整栋教学楼,脑子里不停地回响着昨天晚上王焕对着我撕心裂肺的吼叫声:“我不想死!我恨你……”

    忽然脑子灵光一闪,拉住左欣桐就往办公楼走,“我有办法,跟我走。”

    左欣桐也不多问,跟着我就去了导员办公室。

    “老师,我想请问一下,昨天上午跳楼的那个女生的身份核实了吗?”我礼貌地敲了门,走进办公室。

    导员正在浏览购物网站,斜了我一眼,有些不耐烦地说:“问这个干嘛!这不是你该问的问题。”

    “老师您误会了。其实是这样的,我同学这两天突然联系不上了,打电话不通,家也没回,所以我想问问……”我装作一副很焦急的样子,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盯着导员看。

    “……叫什么名字。”导员终于松口了。

    “王焕。”我赶忙说出了王焕的名字。

    “不是她。”导员说完就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随后就继续游览网页。

    “谢谢老师。”我和左欣桐刚走出门口,迎面又进来一名年轻的女老师,一进办公室就特八卦地对导员说:“你说张蕊这学生多活泼开朗啊,怎么说跳楼就跳楼了……”

    那女老师进了办公室后就砰地一声将门关上了,所以后面她们说了什么,我和左欣桐就听不见了。

    张蕊?

    我和左欣桐对视了一眼。

    张蕊是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因为能歌善舞又长相甜美,据说连续三界都获得了校园歌手第一名,又是文艺部的骨干,可以说算得上是男生们心中的女神了。

    这样的一个光彩夺目的女生,怎么会说跳楼就跳楼呢?

    我和左欣桐出了办公楼,坐在花坛旁的长椅上,不知道是不是这两天阴气过重,坐在这样强烈的太阳底下,我竟然不觉得热。

    “你对这个张蕊了解多少?”我问左欣桐,因为左欣桐是话剧社的编剧,所以和文艺部多少有些来往,我想她应该知道一些。

    “了解的不多。”左欣桐想了想,说:“张蕊的家庭条件好像不是很好,听说有个重病的母亲。不过她在学校很少提她家里的事,也不许别人问,听说有一次有个女生无意中问起,张蕊还大发脾气,从那以后,大家就都知道,她的家庭就是她的雷区,碰不得。”

    “就算家庭不好,也不是她跳楼自杀的理由啊。”我叹了口气,仰头看着湛蓝的天空,晴朗的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彩,火辣辣的太阳毫无屏障地照射着大地,就来吹来的风都带着闷热的气息。

    “所以她的死一定是有其他原因。”左欣桐淡淡地开口说道,“而且那晚你为了找王焕已经找过整栋寝室楼了,你既没有看见王焕,不是也没有看见张蕊吗?”

    “所以?”我一个激灵猛地坐直身体,看着左欣桐。

    “所以我的直觉告诉我,王焕的失踪和张蕊的自杀,有着某种联系。”左欣桐说出了她的想法。

    我看着左欣桐,总觉得我们的周围已经张开了一张巨大无形的网,我们都身在网中不知所谓,而这些事件,仅仅是一个开端。

    “看来我们有必要好好调查下王焕和张蕊间有什么联系了。”我站起身,拍拍裤子上的灰,“先去王焕家看看。王焕失踪这么久,她家都没报警,学校也没接到过通知,不是很奇怪吗!”

    “啧啧。”左欣桐对着我咂了咂舌,瞪着我瞧。

    “怎么了?”我被她瞪得莫名其妙。

    “米乐乐同学你现在的思维变得越来越敏锐了,你确定不是被什么名侦探附身了吗?”说着,左欣桐神秘兮兮地靠近我,在我耳边小声地问道:“你家那只老鬼该不会是包青天吧?”

    包……

    我喵了个咪的!包青天是大黑脸好吧!我家老鬼可是粉白粉白的邪魅小生!

    来到王焕家,敲了许久的门都没有人开门,直到有个中年大妈买菜回来经过门口时,才好心地告诉我们,说自从王焕的爸爸去世了,王焕的妈妈就疯了,现在已经住进精神病院了。

    而且我们还从那中年大妈的口中得知,王焕的爸爸并非王焕的亲生父亲,他和王焕的妈妈是半路夫妻,在王焕十岁的时候结的婚。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