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20章 王焕回来了

    我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双眼紧紧地盯着坐在床上的那个美丽又安静的女生,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呼吸越来越急促。

    “别怕,有我呢。”

    耳边传来温初阳温和的声音,不知怎的,他的声音不冷不厉,但却格外让我安心。

    “乐乐,怎么不进来,站在门口干嘛呢!”谭晓敏率先发现了我。

    “没什么,只是没想到你们都回来得这么早。”我故作镇定地笑了笑,迈步进了寝室,只是眼睛尽量不去看坐在一旁的王焕。

    “我们正在商量着下午去哪玩,你有没有什么意见?”谭晓敏笑着问我,我看了看谭晓敏,摇了摇头,“我随意,你们决定吧。”

    “那我们去文化公园新开的恐怖屋吧!听说里面超级好玩。”谭晓敏提议道。

    我愣了下,下意识地转头去看谭晓敏,此时她正绘声绘色地给寝室里其他姐妹们介绍恐怖屋。

    谭晓敏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女生,就是胆子极小,平时见个老鼠什么都会叫得惊天动地的,怎么突然对恐怖屋感兴趣了?

    我观察谭晓敏的同时,发现一直坐在我对面床铺上没吱声的王焕也在盯着谭晓敏看,只是她的眼神中似乎暗藏着一丝恐惧。

    “王焕。”

    我想了想,终于没忍住还是开口了。

    王焕听到我叫她,收回了注视着谭晓敏的视线,慢慢地看向我,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显得毫无生气,她就这么直直地看着我,没有要开口询问我的意思。

    “你……这两天回家了吗?”一时间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好。

    “回了。”王焕简单地回了我两个字,看那架势,是根本就不想跟我多说什么。

    “哦,那就好。”我点了点头。见我没有话要说了,王焕的视线再次转移到了谭晓敏的身上。

    这个我曾经无比熟悉的寝室,此时让我感到倍感压抑,于是起身出去了。

    “温初阳你上次不是说王焕死了吗?”找个没人的地方,对着我的耳朵开始了在外人看来自言自语的模式。

    “死了也可以借尸还魂啊。”温初阳不紧不慢地说道。

    “可那是她自己的身体吧!”我争辩道。

    “既然死了就不是自己的了,当然算借。”温初阳不以为意地说道。

    “所以你很肯定她已经死了?”我又确定了一遍。

    “不要质疑你相公的话!”温初阳对于我一再质疑他的话很是不高兴。

    “……我只是从来没想过要和一只鬼做室友。”我叹了口气。

    “呵呵,那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嫁给一只鬼做娘子啊?”温初阳笑着反问道。

    “所以说我这辈子注定被鬼纠缠啊!”我笑着站起身,“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我还是勇敢面对现实吧。”

    回到寝室,谭晓敏她们已经决定去恐怖屋历险了,我原本是不打算去的,这两天的恐怖经历已经够受了,我才不要花钱再去体验一次呢。

    正当不知如何推辞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左欣桐。

    “喂,米乐乐,有崔春娜的消息了,我现在就开车过来接你,你在校门口等我。”

    左欣桐说话的语速非常急,不容我说话就径直挂了电话。

    于是我以突然有急事为由,拒绝了这次寝室集体活动,抓着手机就往校门口跑去。

    刚到了校门口,就看见左欣桐开着车过来了。

    “上车!”车子才刚停稳,左欣桐就对我挥手让我上来。

    “干嘛急成这样,赶着去投胎啊!”我坐上副驾驶的位置,刚系好安全带,左欣桐就脚踩油门开了出去。

    “私家侦探说崔春娜这几天都在一个废弃的厂房里没出来。而且我又联系不上我爸,我爸的秘书说我爸之前跟他交代说要去外地出差,就再没联系上了。”一贯镇定的左欣桐此时也难免有些慌乱起来。

    “所以你担心叔叔出事了?”我的心也跟着沉了下来,虽然左欣桐不喜欢她爸爸,但那毕竟是她至亲的亲人。

    左欣桐沉默着,以最快的速度开往郊区的那个废弃的工厂。

    路越走越偏僻,道路也因为年久失修变得坑坑洼洼,使得车子没办法快速行驶,道路两旁杂草丛生,原本应该炎热的午后,此时却刮来阵阵阴风,让我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颤。

    突然前方有什么东西猛地向这边冲过来,左欣桐还来不及踩刹车,那团东西便砰地一声撞到了挡风玻璃上,顿时一片血肉模糊。

    车子猛然停住,我的身体顺势向前倾斜了过去,待我坐稳后,这才看清,趴在挡风玻璃上的是一个穿着白衣的女人。

    一个整张脸都被割掉了,血肉模糊的女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