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15章 “她”是谁

    “谁说我要另娶了!我温初阳认准了你米乐乐,你米乐乐就一辈子都是我温初阳的娘子!”

    就在我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一个带着不悦的性感声音像是一股电流传遍了我的心田,我的心脏不由自主地猛跳了一下,随后我便感觉到钳制在我脖子上的力道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有些冰凉但令人心安的宽厚怀抱。

    “温初阳你的伤好了?”猛咳了一阵之后,仰起头,看着那俊美出尘的侧脸,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踏实感,就好像只要有他在,一切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一切危险也都不再是危险了。

    这种感觉实在太奇妙了,我和这个千年老鬼认识也不过才两天的时间,但却好像是时隔千年,踏遍千山万水之后再次重逢的故人。

    “当然。”温初阳自信地道,随后一双狭长的眸子斜睨着我,语气也突然变得阴冷起来:“我就知道娘子你肯定不会那么老老实实的听我的话,所以就尽快赶回来了。果然,我猜得没错,你又招惹了些麻烦回来。”

    “我才没有!”我极力反驳道,“明明是麻烦来找我……”

    “是吗?”温初阳挑眉笑道,“看来我娶了个麻烦精回来呀。”

    “胡说!”我气得直跳脚,我再是麻烦精我可是喘着气的活人,也用不着你这个千年死鬼来讽刺啊!

    “谁也不能阻止我……我恨她……我要杀了她……”王焕自己的手心被灼烧了一个黑色的大洞,上面滋滋地冒着黑烟,脸上的表情更加扭曲了,一边碎碎念着,一边猛地向着我和温初阳的方向扑了过来。

    看着她气势汹汹的样子,我本能地缩了下脖子,就只见温初阳广袖一甩,一股劲风猛地将王焕的身体卷了起来,狠狠地摔在了对面的墙上。

    温初阳似乎不肯就此罢手,在他想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我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小声地说道:“别伤害她……她一定有什么苦衷……”

    “她都要杀你了,你还留着她?”温初阳皱眉问道,伸手一把捏住我的下巴,将我的头抬了起来,盯着我脖子上的淤青看了很久。

    正当我以为他又要发脾气的时候,他那冰凉的手指轻轻地摸了摸我的脖子,顿时火辣辣的疼痛减轻了不少。

    我看了看缩在墙角抱着头,一遍遍重复着“给我怨气,我要怨气”这句话,陷入自我魔怔的王焕,抬头坚定地对温初阳说:“我不想伤害她。只是有些事,我必须得跟她问明白。”

    温初阳想了想,便松开了我,双手环胸靠在墙边,一副悠哉的神情,“可别说我没提醒你,被鬼咬一口可是很疼的。”

    我白了他一眼,现在哪还有闲工夫跟他斗嘴。

    “王焕,你告诉我,我打电话的时候,是谁伤害了你?为什么当时我什么都没听到?”我走到王焕的身边,小心翼翼地问道。

    原本还算平静的王焕听到我的问话一下子变得狂躁起来,她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头,不停地摇着,那双睁得滚圆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我,那狠戾的目光好似能把我看出个窟窿来。

    “她是个魔鬼!她是魔鬼!不要吃我不要吃我……啊啊啊啊——”

    王焕的精神几近崩溃,不断地发出痛苦的嚎叫,随后连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了。

    “王焕!你看着我!”我伸手按住王焕的肩膀,迫使她镇定下来,“到底是谁要伤害你!到底是谁要你收集怨气!”

    “啊——”

    王焕尖叫着,伸手一把将我推倒在一边,尖锐的指甲划破了我肩头上的肌肤,上面出现一道血痕。

    王焕的手指碰到我的血后立马出现被灼伤的伤痕,于是她尖叫着转身从窗口纵身跳了出去。

    “王焕!”我赶忙伸手去拉她,可是她动作实在太快。

    我赶忙跑到窗边,向下去看,但是窗外什么都没有。

    “还好吗?”温初阳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我身边,伸手去碰我肩膀上的伤痕,当他的手指刚刚碰到我的伤口时,便以触电般的速度缩了回去。

    “没想到你的血竟这般厉害。”温初阳盯着自己正在冒烟的手指,意外地说道。

    这时屋内的灯一下子亮了,我仰起头看着身边的温初阳,俊美无双,邪魅至极,有些难以相信,这样的男子竟然是一只鬼。

    “温初阳,刚刚的王焕……是人还是鬼?”虽然心里隐约已经有了答案,但我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温初阳。

    “你觉得她那个样子还会被称之为人吗?”温初阳不答反问,只是他那肯定的语气让我的心开始无限下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