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陈青感到心很累,看来重生这种事,也是有风险的。

    他还意识到,撒谎这种事也很有技术含量,一般人很难做得圆满啊。

    陈青支支吾吾半天,忽的再度福至心灵,于是拉着林安心,回头看了一眼汤饼摊的方向,神神秘秘道:“其实我是想说,我得到天池剑后,出了秘境,就在布雷谷见过这两人,他们就守在谷口,好似在等什么人。”

    “当时他们就在谈论生日如何庆祝的事,被我偶然听到了,还有那个南宫第一,一个人去捡柴火的时候,还偷偷念叨他小师妹的名字,可肉麻了......当时我不敢轻易出现,怕他们是山贼,所以在布雷谷谷口等了一天一夜,也听到了不少事......”

    说着,陈青声音愈发压低了:“现在看来,他们很有可能,就是尾随我去的布雷谷,我可能早就被他们盯上了!你说,我又不认识他们,他们跟着我做什么?肯定图谋不轨!咱们一定得小心,日后碰到这两人,要尽量躲避......”

    林安心被陈青说得一愣一愣的,出于对陈青的信任,她很快就相信了,也充满戒备,小心翼翼回望混沌摊:“我就感觉这两个人怪怪的呢,天哪,他们竟然打你的主意,很可能是垂涎你的天池剑,咱们快走......”

    陈青大点其头:“嗯,快走!”

    他心里默默念叨一声,师兄师姐,可别怪我,谁让你们要来的,这个黑锅只能你们背......

    其实陈青很清楚,南宫第一和宋娇这回来,之所以执着的要带他回白鹿宗,很可能跟三十年后,白鹿宗面临的大劫有关。前世的时候,在应对那场大劫的过程中,陈青出了很多力,说是起了关键作用也不为过。

    不过,这却不是他非得去白鹿宗的理由,哪怕不做白鹿宗的弟子,三十年后,他照样能去白鹿宗,帮助宗门渡过劫难。

    混沌摊,南宫第一和宋娇愁眉不展,一时都拿不定主意。

    两人面面相觑,良久无言,摆在面前的混沌都凉了,也没动过筷子——这让摊饼摊老板看他们的眼神,渐渐变得怪异起来。

    “师姐,现在怎么办?这小子吃了秤砣铁了心,不跟我们走啊!”南宫第一十分愁苦。

    宋娇也没办法,陈青不跟他们走,固然出乎他们的意料,而陈青的修为进展,和他表现出来的“推衍天机”的能力,又让她觉得分外不解,心里不禁多了许多迟疑。

    “回报宗门,看看师父怎么说。”末了,宋娇如是说道,事已至此,只能看宗门怎么回应了。

    南宫第一点点头,他也觉得别无他法,毕竟临走前,宗门曾今交代过,陈青对白鹿宗很重要,他们也不能就这么回去。

    “师姐,那啥,我对小师妹,真的没有别的心思,你回去了可别乱说......”

    “哼,天知道你有没有心思,色胆包天的事,你又不是做不出来!”

    “师姐......”

    “一颗上品驻颜丹。”

    “师姐,你太黑心了吧,驻颜丹多贵啊,我三个月的例钱,才能买到一颗!”

    “嗯?你不乐意?”

    “成交!”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