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露站在洛倾的身后,眼睁睁地看着一名嬷嬷挥手,一桶又脏又臭水,兜头浇在她的身上,“大胆,你在干什么,这可是太子妃娘娘。”

    “呵!”那嬷嬷冷冷地哼了一声,显然完全没把白露的话放在眼里。

    她将手中的通递给身后的丫鬟,装模作样地给洛倾行了个礼貌,面上不见丝毫惧意地说道,“娘娘见谅,奴婢啊,也是谨遵太子殿下的意思。”

    她言谈间,丝毫不掩饰嫌弃地用袖子掩住了鼻子,阴阳怪气的,洛倾挑眉,冷冷地横了嬷嬷一眼,虎落平阳被犬欺,“本宫以前怎么没发现,嬷嬷这么尽职尽责。

    她声音很轻,跟刚刚白露的气急败坏比起来,她倒更像一个置身事外的人,嬷嬷被她那冷冽的眼神吓了一个哆嗦。

    转念却又释然,她不过是虚张声势,现在自己的新晋主子才是太子的心头好,惩治一个不受宠的太子妃而已,她有什么好心虚的?

    想到这里,她也不行礼了,挺直了身子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扫了洛倾一眼,“还有半个时辰,娘娘好好跪着,奴婢这就先退下了。”

    洛倾平静跪在哪里,衣服上的水珠滑落到木地板上,视线里,嬷嬷领着丫鬟离去的身影子慢慢选到看不清楚。

    膝盖一阵阵钻心地疼,连着骨头,一路疼到心里,不过还不够,这跟记忆里,那不愿意回忆的钻心的疼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第二日,嬷嬷泼的水更多了些,洛倾咬牙受着,冷得全身哆嗦得跪不稳,她羽翼未丰,在这深宅大院里,想活下去,就得低调隐忍。

    落雪阁今日来了太医,说是展怀安特意为苏眉请的。

    太医离开没多久,房间门却开了,洛倾微微蹙眉,低垂着的眸子里,入目先是一双粉红色的绣花鞋,鞋面精致,绣功精巧,洛倾视线往上移,果不其然看到苏眉那张病恹恹的小脸,未施粉黛,病态里自带柔弱我见犹怜。

    苏眉给洛倾行礼,提着纯白的衣裙,语气无辜,“太子妃娘娘怎么跪在这里?我刚听丫鬟们议论,还以为听错了。”

    洛倾没理听,表情都没变一下,那双漂亮的眸子里平平淡淡的,似乎的好她的话毫无感觉,只盯着她看。

    她在这里跪了两日,苏眉不可能不知道,现在出来惺惺作态,不知道安的什么心。

    苏眉被她那扫视的目光看得十分不自在,那眼神凉凉的,她只觉得皮肤都皱了起来。

    秀气的眉头一蹙,美人生气也依然是美人,她可怜兮兮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不自在地说道,“姐姐这是看什么呢?姐姐还是快起来吧,这大清早的,太子不心疼,妹妹可是看姐姐受罪的很,地上多凉啊。”

    原来是挑破离间来了,不过她是不是太过多此一举?太子如此都这般对她了,她这个可有可无的太子妃,还值得她废功夫讽刺?

    洛倾笑了起来,娇嫩的脸蛋上点缀着浅浅的梨涡,“受罪到不至于,人活在世上,几个人不受罪的。”

    她刻意忽视了让她起来的话,苏眉自然听出来了,赶紧使唤了身后的丫鬟一句,略有些责备地说道,“没听见我说的吗?赶紧扶娘娘起来。”

    身后的丫鬟看了洛倾一眼,她身上的污水十分难闻,只靠近了一点,那丫鬟就后退了两步,捂住了鼻子,一脸不情愿,苏眉只好自己身后去拉。

    洛倾见状,堪堪往后躲开了她的手,“别,本宫跪在这里,可是殿下的意思,如今时辰没到,本宫可不敢起来,再说了,一身污水,我本宫怕玷污了妹妹。”

    苏眉有些尴尬地收回手,放在唇边咳了咳,言笑晏晏地说道,“有妹妹在,姐姐不用害怕殿下怪罪。”

    那自然娴熟的语气里,完全就是在炫耀展怀安对她的宠爱,苏眉本想让洛倾难堪,却不想地上人,无所谓地打了个哈欠,神情慵懒。

    苏眉一时间拿不准,洛倾到底是真的不在意了,还是在自己面前逞强演戏,她眸子一眯,瞬间有了思量,“姐姐不让妹妹扶,是心里还在怪妹妹吧?对不起,是妾身不该跟姐姐抢殿下,都是妾身的错,该受罚的事妾身才对1;150850295305065……”

    苏眉说得十分委屈,眼泪该应景第掉了下来,洛倾眉头一瞬间皱了起来,心里不自觉地开启了防备模式。

    下一秒,苏眉却是跪在了她的面前,泪流满面地低声祈求,“千错万错都是妹妹的错,姐姐要怪就怪妹妹吧。”

    洛倾往后躲了躲,责怪?她什么时候说怪她了?

    只是还没得她反应过来,身后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